安徽农家乐旅游网 蚌埠市农家乐旅游网

   
线 路
24小时服务热线
0552-8888888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走进安徽 > 民俗文化

禹墟遗址发掘 揭开尘封地下的千古之谜

  • 发布:2014-07-20 11:17:20
  • 作者:佚名
  • 人气:

话题背景
    从2006年至今,禹墟遗址先后经历5次考古挖掘,发现大型夯土祭祀台,大型棚屋遗迹……作为中国文明探源工程在淮河流域唯一研究课题,将4000多年前淮河岸边中华文明曙光初照的历史渐次揭开,为破解数千年前“禹会诸侯”之谜提供了大量珍贵信息。
    目前,禹会村遗址已定性为大型祭祀性遗址,其鼎盛期为大禹时***,与大禹治水、会诸侯等活动密切相关,在国内惟此一例。禹会村遗址不仅可还原我国远古时期从聚落时***走向国家的历史面貌,使我国五千年文明史成为信史,还将可能与世界文化遗产殷墟和文明探源工程开始阶段发现的夏墟一起,成为中华古国的文明坐标。这意味着,禹墟将成为提升蚌埠城市知名度和美誉度的最灿烂的文化品牌。
    精彩观点
    ■考古三十多年,总觉得自己懂得太少,一个人就是要活到老学到老。
    ■我一生考古,两个亮点都在安徽:一是蒙城的尉迟寺,二是蚌埠的禹会村。
    ■禹墟遗址的各种特点,都与大禹治水密切吻合,这个发现可与金矿媲美。
    ■禹墟遗址为揭开江淮之间文明化进展提供了可考资料,是揭开千古之谜的一把钥匙。

    对话    禹墟堪媲美金矿
    记者:王老师,您好!我知道您多年从事黄河流域新石器时***的考古研究工作,曾先后对河南、甘肃、青海、湖北、山东、安徽等地进行史前考古的调查、发掘与研究。有人说,您是“中国史前原始第一村村长”,能否谈谈您对考古发掘有什么体会?
    王吉怀:考古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一是长时间在野外,二是多数都是地方偏僻,没有奉献精神是不能胜任的。有人问我:喜不喜欢这个工作?我说:不喜欢。但是,既然选择了这个工作,就应该有强大的责任心把它干好。前两年,考古网曾访谈我,让我谈谈考古的心得体会。我说:我从事考古三十多年,风风雨雨,总觉得自己懂得太少,一个人就是要活到老学到老。实实在在做人,踏踏实实做学问。勤劳的身影,忘我的工作,辛勤的汗水,必定会获得丰硕的汇报。关于“中国史前原始第一村村长”,还是得益于蒙城尉迟寺遗址的发掘,因为尉迟寺遗址是距今5000多年的一个原始人村落,我作为课题的主持人,先后进行了13次发掘,揭露出了一个具有特色的原始村落,因此,“原始第一村村长”的桂冠就安到了我的头上。
    记者:您从事考古工作这么多年,对这份工作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王吉怀:感受最深的是能挖到一个好遗址,既解决了学术课题,又提高了地方的知名度,对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我看到地方政府对考古工作的支持,我也体会到政府已经意识到考古这个平台将会给当地带来的无限生机。通过发掘、研究、论证和媒体的宣传,实际上是在做一张地方名片。当我看到这些内容都做到位了,也是我们考古人感到最欣慰的。
    记者:不少人对考古工作不甚了解,能否介绍下?比如禹墟遗址,为什么发掘过程要分几次、经过比较长的时间跨度而不是短时间内一次性挖掘?
    王吉怀:考古,是野外工作项目,有一定的季节性,多在春、秋两季气候最好的季节,因为,夏季太热、冬季太冷,不适合野外工作。说到底,是我们的硬件条件不够,如果有足够的防暑、防寒设施和经费,一年四季都可以在野外考古了。你们看到的禹墟遗址分阶段性发掘就属于这种情况。
    记者:禹墟遗址的发掘有什么重大意义?
    王吉怀:我可以自豪的说,我的一生考古,有两个亮点,都在咱们安徽。一是蒙城的尉迟寺,挖出了一处原始人居住的豪华住宅,被学术界称为“原始第一村”。二是蚌埠的禹会村,挖出了与大禹治水相关的遗存。有人说我是福将,我的确感谢这处遗址的存在。大家都知道,全国不少地方都在做大禹的文章,目的是想借助“大禹”这个人物来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有句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比如说山东吧,泰安吃的是泰山、曲阜吃的是孔子。无论是自然存在的,还是历史留下的,都给当地来了无限的福利。禹墟遗址,是大禹治水过程中“禹会诸侯”事件所留下的遗迹。尽管其他地方在说大禹生在他们那,死在他们那,这都不重要,因为大禹的主要功绩是治水,现在的禹墟遗址,又是大禹治水过程中重要事件的发生地,这就奠定了遗址的重要意义。《史书》中记载的“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真的是有来由的。我曾经在其他场合说过,禹墟遗址的遗迹现象、出土文物的特点,地理位置,文献记载,民间传说,碳十四测年,自然科学的测试和论证等等,都与大禹治水密切吻合。应该说,这是一处可与金矿媲美的好遗址。
    记者:作为禹墟遗址项目负责人,您和您的队友们一起发掘着“最早的蚌埠”,并且已经有了很多重要的发现。能否详细谈谈这么多年的发掘情况?对蚌埠来讲,禹墟遗址意味着什么?
    王吉怀:目前来看,位于淮河中游的蚌埠,从远古时***起,就有人类在此生息繁衍,我们知道的双墩新石器时***遗址(淮上区)、大汶口文化城址(固镇县),龙山文化遗址就更多。实际上,从早期人类到文明社会,蚌埠地区的古***文化发展是连续的。尤其是禹墟遗址的存在,给蚌埠这座城市画上了重要的文化符号,因为禹墟遗址所处的时***正是中国历史发展史上的关键时期,是建立华夏国家文明的时期,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分化、大改组和大动荡时期。从原始社会过渡到奴隶社会,这个将中国带入文明社会的转折是如何发生的?我们应该从这一阶段的考古资料中找出答案。禹墟遗址的龙山文化与大禹治水时***吻合,所以,禹会村遗址的考古发掘,为揭开江淮之间地区文明化进展的程度提供了可考资料,是揭开尘封于地下千古之谜的一把钥匙。科学、合理的对禹墟遗址发掘、研究、开发、利用,将会对蚌埠的文化发展、经济发展带来无限生机。现在不是一直在讲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嘛。
    史前农作物改写种植历史
    记者:禹墟当时的自然环境是什么样?
    王吉怀:这主要是根据出土遗物和对地层土壤的测试提供信息,有很多方面,我们用肉眼是看不到的。就是说,用传统的考古学研究手段,还不能诠释禹墟遗址的文化现象,所以,我们借助自然科学的手段来提取信息。比如说,通过土样对铷/鍶比的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该地区在距今4000年之后的环境总体趋势大致经历了暖湿-冷干-暖湿-冷干的气候变化过程,其中有气候的波动和环境突变事件。这种突变的事件我们不能不承认与洪水有关。正是史载的“大禹治水”时期。文化层中正构烷烃分布特征是:禹会村遗址龙山时***文化晚期阶段的植被环境中有一定比例的苔藓类植物和水生大型植物(沉水和浮水植物),此种植被的气候环境背景应属于温凉湿润型,这也与4000a B.P.前后的洪水事件相吻合。孢粉记录显示:龙山文化期间有几次较明显的气候环境温暖湿润和气候干凉的环境波动。这些测试和分析,都帮我们考古学研究提供了佐证,禹墟遗址存在的时期,都与洪水有关。给我们考证大禹治水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记者:在禹墟遗址中曾发现史前小麦、粟(小米)、稻(大米)等农作物,听说最近又鉴定出大麦,能否给大家详细讲讲当时具体发现情形?
    王吉怀:农作物在遗址中的存在,多数用肉眼是观察不到的,必须在室内借助放大镜、显微镜进行观察。为了获取更多的信息,我们把禹墟遗址中(尤其是祭祀沟、祭祀坑)的土样全部浮选,提取了上千份土样标本,带回北京在室内观察,在前期的观察中,发现了禹墟遗址有小麦、粟(小米)、稻(大米)等农作物的存在,尤其是小麦的发现,在农业考古和环境考古方面是一项重大突破。当然,我们还不知道像这些农作物属于当地生产还是从外地带来的。但起码可以肯定淮河中游地区已经有这种农作物的存在,而且发现于我们禹墟遗址,这不能不说遗址的内涵价值。室内的观察研究工作有很长的持续性,最近得知,在禹墟遗址中又发现了大麦的存在,这是一个非常惊喜的消息。
    记者:史前大麦究竟是什么样子?跟现在的大麦在外形上有什么不同?是否形成化石?能在土壤中保存至今的原因是什么?假如种植的话,还有可能成活不?
    王吉怀:我们从禹墟遗址中发现的所有农作物,仅仅是种子的碳化颗粒,是从浮选的土样标本中根据漂浮物找到的,有的保存较好的基本上能看出其形状,如禹墟遗址中小麦颗粒,就和我们现在的麦子相同,而大部分已经破碎,有的则是根据植物硅酸体放大数千倍的结构形状对比,来给农作物种属定位。这种碳化颗粒仅仅在土壤中埋藏了几千年,由于不被扰动,所以能保存下了,根本没有种植和成活的可能。所说的化石,需要经过数万年以上,并依据土层中所含的酸碱物质条件的不同,并有一个相当长时间的石化过程,才有可能变成化石,如果农作物成为化石,就更不容易发现了,因为都像细小的沙粒一样。
    记者:禹墟的土壤标本里浮选出大麦,具有什么意义?
    王吉怀:大麦(包括小麦)在历史上的出现和被人类栽培利用,应该是比较晚的事情,龙山文化遗址中发现大麦尚属罕见,因此,禹墟遗址中农作物,大麦包括小麦的发现,构成了禹墟遗址考古资料的重要内容之一,由于首次在龙山文化遗址中发现,将起到填补空白的作用,在农业发展史的研究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并以此为依据,改写大麦或小麦在我国的种植年***。这也是禹墟遗址重要的内容之一。
    发掘报告有望今年与公众见面
    记者:禹会村遗址定性为大型祭祀性遗址,主要是进行哪方面的祭祀?是否是大禹治水时所做?大型祭祀性遗址的建造者是谁?他们从何处来,又迁往何处?
    王吉怀:关于禹墟遗址中的祭祀遗迹,主要表现在大型祭祀台基,祭祀沟、不同类型的祭祀坑、大型简易式工棚建筑等等。根据遗迹现象,我们有理由认为禹墟遗址不是一处单纯的居住遗址,因为缺少与长期生活、居住有关的遗迹,这种现象正是说明了遗址本身具有短期行为,生产活动仅仅维持短期的生活所需而没有成为主要内容。除祭祀遗迹外,低温陶占的比例较大,应该说,龙山文化的陶器,在我国有陶以来的发展中,从制陶的成型、烧制火候以及制作技巧方面已经达到了鼎盛时期。然而,禹会村遗址的陶器却表现的与时***反差极大。尽管器型的大小都符合生活中的实用器,但多数都不宜在生活中使用。经过对低温陶的测试,最低烧成温度仅有500度,可以肯定的说,这些低温陶是专门为祭祀而烧制的。从祭祀台基面的施工和各种设施的完成,到祭祀活动的进行和过程,显然不是人们自发的行为,应是为了一个明确的目的,或是祭天、祭地、祭神灵或庆贺治水的成功而修建的“临时舞台”。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对该项工程的设施,首先需要有一定向心力、凝聚力的人物去组织。其次,也应有同等地位的人物去主持这种大型的祭祀活动,我们既然定位了禹墟遗址是禹会诸侯之地,那么,这个组织者应该是大禹。说到“禹会诸侯”事件,我们认为有其中的两种意义:
    第一:作为具有一定地位或威望的大禹,承担了其父没有完成的事业,鉴于他执着的精神和坚定的信念,在“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孟子·滕文公》,人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大环境下,才有“居外十三年、过家门而不入”,“禹立潮头,会同四海”的事迹。但在治理洪水的过程中,确实遇到了难以征服的水患,便召会各国诸侯会聚于此,共商治水大计,体现了为民造福的举动。
    第二:我们也不能排除其中的另一层意义,如果组织者是大禹,在实施过程中也无形的加强或扩大了自己的权势范围,实际上,在治水过程中,尤其在中原地区,大禹已经具备了初期的“天子之位”,后来才能在涂山召集上万个部落盟会,这样才能更进一步提高了自己的威望和地位。正像《淮南子·原道训》中所载:禹知天下之叛也,乃合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就是说,涂山之会,为确立禹在“万国”中的统治地位,为夏王朝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依据遗址中出土的器物特征可以断定,前来在此相聚的氏族部落,有来自中原地区、黄河中下游、苏北地区、长江流域以及江汉平原地区。因为他们是带着自己地方的文化传统在禹墟这个地方制作了陶器。短期的聚会后,他们便各奔东西了。
    记者:目前,禹墟发掘暂时告一段落,出土的400多件文物已于去年修复完毕了。在出土的这些文物当中,能否给我们讲述下您印象非常深刻的几件文物是什么?
    王吉怀:禹墟遗址中最有特点的文物很多,而且多具有祭祀用途的礼器,如盉,造型美观,具有很高观赏性,是祭祀过程中盛酒的器具。假腹簋,完全是一种糊弄鬼的祭祀用具。陶璧形器,可能充当玉璧的意义。高柄杯,是一种非常精致的酒具,也是一种高档的礼器,都与祭祀活动有直接关系,还有很多。
    记者:五次发掘之后,下一步对禹墟遗址的发掘及出土文物修复整理等方面有什么安排?
    王吉怀:前五次发掘后,我们及时的对资料进行整理,能够修复成型的陶器也基本完成,并且写出了一本大部头的发掘和研究报告。应该说,《蚌埠禹会村》考古专刊报告,在学术界影响之大,必定会受到学术界的关注,其一,内容与大禹有关,其二,多学科研究占了很大的篇幅,可以说,禹墟遗址的考古资料,理由传统考古学的研究方法和多学科的应用,对诠释禹墟遗址和大禹治水的关系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记者:禹墟考古发掘报告将于何时与公众见面?
    王吉怀:争取2013年由科学出版社出版。

    链 接
    2006年5月启动勘探试掘工作。初步勘探结果:禹会村地下文化层在年***上都是距今4000多年的龙山时期,如此大的龙山文化遗址不仅在淮河流域第一次发现,就全国范围而言也不多见。
    当年10月,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吉怀等再次来蚌,对禹墟进行试掘,出土了大量的陶器、骨器等文物,其中不乏“鬼脸形鼎足”等具有典型龙山文化特征的器物。从出土的陶片看,禹墟遗址的年***属新石器时***的晚期,大约在公元前2300年到公元前2000年之间;从文化面貌看,兼具豫中和鲁西南地区龙山文化遗址的特点。
    首次考古发掘
    2007年5月1日,中国古***文明探源工程禹墟遗址发掘项目正式启动。5月19日,禹墟考古队在第一发掘点清理夯土层表面时,发现一处清***墓葬。此后考古人员陆续在3个发掘区约200多平方米的范围内发现了汉***及汉以前古墓葬十余座,出土玉器、青铜器和数量较多的陶器。根据钻探结果,从夯土层新发掘的探沟剖面看,夯土在凹槽内。专家分析,该遗址的年***与大禹治水年***相吻合。
    第二次挖掘
    2008年4月30日考古人员意外发现一座古***墓葬,出土青铜带钩、青铜戟和戟柄,以及数量较多的陶器。王吉怀介绍,从出土器物看,该墓葬年***在战国末至汉初。该墓葬证明,禹墟一带至少在战国以来一直有人居住,与古***典籍记载相吻合,反映了禹墟遗址的文化传承一直绵绵不绝。
    第三次挖掘
    2009年10月15日,禹墟第三次考古发掘工作正式开始。此次发掘将全面揭露遗址的夯土台部分,并选择夯土台南部和淮河大堤西侧为文化层发掘探方,发掘面积较前有所扩大,以期获得更丰富的文物资料,为遗址解读、定性提供帮助。
    12月29日,禹墟第三次考古发掘现场发现一枚雕龙陶片。据介绍,这是禹墟发掘以来首次发现带有龙形纹饰的陶片,在龙山时期出土文物中相当罕见,特别是在淮河流域绝无仅有。该陶片与华夏族龙图腾当有密切联系,为考证大禹事迹提供了一个有力物证。
    第四次挖掘
    2010年5月26日,禹墟开始了第四次考古发掘。在文化层探方发现多处成排柱洞,呈南北对称分布,专家判断为大型棚屋建筑遗迹,面积可能超过1万平方米。棚屋区的发现,是禹会诸侯历史的又一重要物证。
    第五次挖掘
    本次发掘取得了重大突破,全国绝无仅有的祭祀坑群落、大量磨石的出现,进一步表明,大禹会万国诸侯的时候,可能出现过一个规模空前的“临时城市”。
    近日,禹墟考古发掘中再次有了新发现,考古专家在对此前5次的发掘所提取的禹墟土壤标本浮选过程中,发现了史前大麦。据了解,这一发现将人类的大麦种植史延伸至4000年前商周之前,是史前农业考古的一项重大突破。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男左女右的来龙去脉